言论自由的界限在哪里,日经中文网

法国首都巴黎11日举行谴责恐怖主义的超级游行,除了法国领导人奥朗德,卡梅伦、默克尔及欧洲多国和主要机构领导人都加入游行者队伍。

“我们不是查理,我们是穆罕默德。”这样的口号17日和18日出现在全球多个有穆斯林聚居的国家和地区爆发的大规模游行示威中。《查理周刊》遇袭后仍然登载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形象,在伊斯兰世界和西方社会引发了两种极端的反应。非洲国家尼日尔爆发的大规模抗议游行从16日起持续到18日,已经造成10多人死亡,8座基督教堂和法国在当地的文化中心被烧毁。俄罗斯车臣宣布今天将举行100万穆斯林参加的抗议活动。而在欧洲,《查理周刊》供不应求,总印量已达700万份,创造法国出版界新纪录。欧洲人排队购买《查理周刊》的场景令政客感到振奋。法国总统奥朗德17日谈及尼日尔的抗议时再次力挺“言论自由”,批“在那些国家,有时候人们不懂什么是言论自由”。不过,这种导致流血冲突的“言论自由”,也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新加坡等亚洲国家禁止《查理周刊》或带有该漫画的图片出版,英国《经济学家》在当地的版本因此“开了天窗”。“德国之声”18日质疑,“西方是否真的能拥有随意亵渎的言论自由?”《纽约时报》总编辑巴奎特日前也坦言:“在侮辱和讽刺之间应该有一道明确的红线。”

受法国《查理周刊》杂志社遭袭等一系列恐怖事件影响,欧洲各国领导人1月11日在巴黎汇聚一堂,表现了团结一致应对恐怖主义的态度。在法国总统奥朗德的呼吁下,从当日下午开始巴黎举行了“反恐大游行”。国际社会显示出重视“言论自由”,不向恐怖主义屈服的姿态。欧美负责应对恐怖主义的部长级官员同日还就强化预防恐怖袭击发生的举措达成共识,并发布了联合宣言。  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卡梅伦、意大利总理伦齐以及西班牙总理拉霍伊等人手挽手参加了游行。包括因巴勒斯坦问题上陷入对立的以色利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巴勒斯坦民主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等人在内,约50个国家和地区的首脑及部长级官员参加了游行。据称聚集到共和国广场的民众多达100万人。  在游行开始前,奥朗德与各国首脑在总统府爱丽舍宫,就联手对抗恐怖主义达成共识。
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等手挽手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排(1月11日)
法国民众在香榭丽舍大街游行(1月11日)   (竹内康雄 巴黎报道)

争议;漫画;欧洲;欧洲反恐;环球时报

“我们都是穆罕默德”

法国首都巴黎11日举行谴责恐怖主义的超级游行,除了法国领导人奥朗德,卡梅伦、默克尔及欧洲多国和主要机构领导人都加入游行者队伍。这是多年来欧洲发生的声势最大的示威活动,充分彰显了欧洲人对《查理周刊》遭血洗的愤怒,以及他们前所未有的不安全感。

“伊斯兰世界爆发怒吼!”德国《明镜》周刊18日称,焚烧教堂,烧毁法国文化中心和法国国旗……对于法国《查理周刊》最新一期继续刊登伊斯兰教先知的漫画,穆斯林民众的愤怒和抗议示威迅速向全球蔓延。

www.463.com,在谴责恐怖主义的问题上,我们坚决与欧洲公众站在一起。我们明确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理由可以让恐怖主义行为成为“合理的”。世界上的确存在隔阂、误解,并导致特定人群的激烈情绪。这些情绪应能得到表达,并受到理解,然而这些情绪都不能成为恐怖主义合法性的注脚。

法新社18日称,当天,愤怒的示威者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继续游行示威,这是该国连续第三天游行。已有10人在暴力冲突中死亡,同时当地有8座基督教堂以及法国文化中心被烧毁。法新社称,抗议和骚乱是从16日从尼日尔第二大城市津德尔开始的。17日和18日,示威和冲突蔓延至首都尼亚美。在示威现场,有警车被点燃。警方向投掷石块的示威者发射了催泪弹,现场秩序一片混乱。法国驻尼日尔大使馆18日在网站上发表声明,警告法国公民不要上街。

在支持、同情欧洲社会的同时,我们也很想提醒那里的人们把孤立恐怖分子作为坚定不移的策略,切不可中了后者的招,掉入文明冲突的黑洞。

尼日尔总统伊素福17日发表讲话谴责暴力行径,并呼吁民众保持冷静。值得注意的是,伊素福是出席巴黎11日支持《查理周刊》游行的6名非洲元首之一。法国《非洲看板》杂志称,伊素福在巴黎出席游行活动时还说过“我们都是查理”的话,因此遭到尼日尔穆斯林团体的强烈谴责,为此16日他通过政府发言人修改措辞,称“参加游行的目的是打击恐怖主义,而非意味着对某些错误利用言论自由观点的任何支持”。

《查理周刊》的做法在西方社会之外受到广泛争议,全世界都应共同捍卫那些编辑不受人身攻击的权利,无论他们发表了什么作品。但必须区分,这同为他们几幅有争议的漫画站台是两回事。欧洲的抗议活动应集中于前一项捍卫,而不必扩大成后一种站台和站队。

贝宁泛非网18日称,除了尼日尔,在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阿尔及利亚,数以万计当地人聚集到法国大使馆周围示威,并焚烧了法国国旗。尼日尔、塞内加尔、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和埃及还禁止《查理周刊》发行。在阿尔及利亚首都,3000人高喊“我们都是穆罕默德”。

对言论自由究竟应当有什么样的边界,这个世界的看法是不同的。全球反恐统一战线应当超越这一争议,这样反恐就能集中目标,避免横生枝节。

《海湾新闻》18日称,沙特最高宗教机构——伊斯兰学者委员会表示,《查理周刊》的做法“伤害穆斯林的感情,只会给极端分子提供杀人的借口”,“伊斯兰传统绝不会允许侮辱先知的事情发生”。卡塔尔和巴林政府也警告,《查理周刊》再次刊登有关先知的漫画,“将为仇恨与恐怖主义的散播提供肥沃的土壤”。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和拉合尔等地,数百人聚会抗议《查理周刊》,并冲击当地的法国领事馆,法新社记者被打伤。

客观说,国家机器和主流社会都很烦恐怖主义,但在战略上很少有哪个国家惧怕它。恐怖主义能带来低概率伤害,但它通常威胁不了一个社会的基本面貌和规则。美俄中都遭到过恐怖主义的严重袭击,影响了三国的一些政策,但三国社会的信心和内在结构都未因此受到撼动。

俄社新18日称,俄印古什共和国17日2万多人举行游行,抗议《查理周刊》侮辱穆斯林先知的行为。车臣领导人称,19日在该共和国将有100万人参加类似集会。莫斯科市政府17日拒绝了穆斯林举行10万人游行的申请,担心发生挑衅事件。但组织者再次向市政府申请于25日组织10万人大集会。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