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山战斗,崖山海战的历史遗闻

厓门海战(古文作厓,目前中国大陆多作崖,港台则续用厓),又称崖山海战、厓门战役、厓门之役等,是南宋末年宋军与元军的一次战役,这场战争直接牵涉到南宋的存亡。相传宋元双方投入军队30余万,战争的最后结果是元军以少胜多,宋军全军覆灭。此战之后,南宋正式灭亡,原有领土成为元朝的一部分。
崖门在广东新会。因东有崖山,西有汤瓶山,延伸入海,就像一半开掩的门,故名崖门。
宋帝南逃
元军在襄樊之战大破宋军以后,直逼南宋首都临安。德佑二年南宋朝廷求和不成,5岁的小皇帝宋恭帝投降,临安陷落。
宋度宗的杨淑妃在国舅杨亮节的护卫下,带着自己的儿子即宋朝二王(益王赵昰、广王赵昺)出逃,在金华与大臣陆秀夫、张世杰、陈宜中、文天祥等会合,进封赵昰为天下兵马都元帅,赵昺为副元帅。元军统帅伯颜继续对二王穷追不舍,二王只好逃到福州。不久,刚满7岁的赵昰登基成为皇帝,是为宋端宗,改元景炎,尊生母、宋度宗的杨淑妃为杨太后,弟弟赵昺被加封为卫王,张世杰为大将,陆秀夫为签书枢密院事,陈宜中为丞相,文天祥为少保、信国公并组织抗元。
元军追杀宋帝
宋端宗赵昰登基以后,元朝加紧灭宋步伐。宋端宗景炎二年,福州沦陷,宋端宗的南宋行朝直奔泉州,张世杰要求借船,却遭到泉州城舶司、阿拉伯裔商人蒲寿庚拒绝。张蒲二人不和,导致蒲寿庚投降元朝。张世杰抢夺船只出海,南宋流亡朝廷只好去广东。宋端宗准备逃到雷州,不料遇到台风,帝舟倾覆,端宗差点溺死,也因此得病。左丞相陈宜中建议带宋端宗到占城,自己并先驱前往,但后来二王数次召其回朝,陈却都不返;他最后逃到暹罗,直至死在那里。端宗病死后,由弟弟7岁的卫王赵昺在??州梅蔚(今香港大屿山梅窝乡)登基,年号祥兴,左丞相陆秀夫和太傅张世杰护卫着赵昺逃到崖山,在当地成立据点,准备继续抗元。
至元十五年,丞相文天祥被张弘范部将王惟义在五坡岭生擒,文天祥作诗《过零丁洋》。今香港的九龙城的宋王台和侯王庙都是纪念宋端宗一行人的。另外宋端宗母亦葬于九龙城,人称金夫人墓,后来由于该址兴建了圣三一堂,金夫人墓也随之湮没。
崖山战事
祥兴二年,元将张弘范大举进攻赵昺朝廷。随后,攻占广州不久的西夏后裔元军将领李恒也带领军队也加入战事。相传起初宋军兵力约有20万,战船千多艘;元军只有2万人,战船五十余艘,北方人不习海战,多晕眩不支。这时宋军中有建议认为应该先占领海湾出口,保护向西方的撤退路线。张世杰为防止士兵逃亡,否决建议,并下令尽焚陆地上的宫殿、房屋、据点;又将下令千多艘宋军船只以连环船的办法用大绳索一字形连贯在海湾内,并且安排赵昺的龙舟放在军队中间。元军以小船载茅草和膏脂,乘风纵火冲向宋船。但宋船皆涂泥,并在每条船上横放一根长木,以抵御元军的火攻。元朝水师火攻不成,以水师封锁海湾,又以陆军断绝宋军汲水、砍柴的道路。宋军吃干粮十余日,口干舌躁,许多士兵以海水解渴,脸部浮肿,大量呕泄。张世杰率苏刘义、方兴日大战元军,张弘范擒张世杰甥韩某,以其向张世杰三次招降不果。
二月六日癸未,张弘范预备猛攻,元军中有建议先用火炮,弘范认为火炮打乱宋军的一字阵型,令其容易撤退。明日,张弘范将其军分成四份,宋军的东、南、北三面皆驻一军;弘范自领一军与宋军相去里余,并以奏乐为以总攻讯号。首先北军乘潮进攻宋军北边失败,李恒等顺潮而退。元军假装奏乐,宋军听后以为元军正在宴会,稍微松懈了。正午时段,张弘范的水师于是正面进攻,接着用布遮蔽预先建成并埋下伏兵的船楼,以鸣金为进攻讯号。各伏兵负盾俯伏,在矢雨下驶近宋船。两边船舰接近,元军鸣金撤布交战,一时间连破七艘宋船。宋师大败,元军一路打到宋军中央。这时张世杰早见大势已去,抽调精兵,并已经预先和苏刘义带领余部三十余只船舰斩断大索突围而去。赵昺的船在军队中间,四十三岁的陆秀夫见无法突围,便背着8岁的赵昺跳海自杀。不少后宫和大臣亦相继跳海自杀。《宋史》记载七日后,十余万具尸体浮海。张世杰希望奉杨太后的名义再找宋朝赵氏后人为主,再图后举;但杨太后在听闻宋帝昺的死讯在后亦赴海自杀,张世杰将其葬在海边。不久张世杰在大风雨下溺死于平章山下(约今广东省阳江市西南的海陵岛对开海面)。
文天祥因早前已在海丰被俘,被拘禁在元军船舰上目睹了宋军大败;曾作诗《二月六日,海上大战,国事不济,孤臣天祥,坐北舟中,向南恸哭,为之诗》悼念。
影响:崖山之后无中华
厓门海战之后,宋朝彻底步入灭亡。网络流传崖山之后无中华这一说法,并且宣称是日本学者内藤湖南所创,有学者对此作出质疑。
中国历史学博士葛剑雄反对崖山之后无中国一说,他指出与南宋对峙时的蒙古已经灭了金朝,占有传统的中原和中国北方的大部分。特别是以大哉乾元得名建立元朝后,蒙古统治者已经以中国皇帝自居,以本朝为中国。就是南宋,也已视元朝为北朝,承认它为中国的北方部分。到元朝灭南宋,成了传统的中国范围里的唯一政权,无疑属于中国的延续。就是文天祥、谢枋得等至死忠于宋朝的人,也是将元朝视为当初最终灭了南朝的北朝,而不是否定它的中国地位。根据文天祥的价值观念,他是宋朝的臣子,并出任过宋朝的丞相,宋朝亡了就应该殉难,至少不能投降元朝当元廷的官。但他承认元朝取代宋朝的事实,包括他的家人、弟弟、妻子在内的其他人可以当元朝的顺民,甚至出仕。也就是说,在文天祥心目中,这是一场改朝换代,北朝战胜南朝,新朝取代前朝,在宋朝的忠臣和遗民的心目中,只会是崖山以后无宋朝,而不是崖山以后无中国。

崖山海战,又称崖门战役,是宋朝末年宋朝军队与元军的一次战役,这场战争直接关系到南宋的灭亡,是一场以少胜多的大战,相传宋元双方投入军队30余万,最终宋军全军覆灭告终。此次战役之后,宋朝也随之覆灭。

崖山海战,又称崖门战役崖门之役崖山之战宋元崖门海战等,是1279年(元至元十六年,南宋祥兴二年),宋朝军队与蒙古军队在崖山(今广东新会南崖门镇)进行的大规模海战。也是古代中国少见的大海战。

崖门因东有崖山,西有汤瓶山,延伸入海,就像一半开掩的门,故名崖门。

崖山位于今中国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南约50公里的崖门镇,银洲湖水由此出海,也是潮汐涨退的出入口。东有崖山,西有汤瓶山,两山之脉向南延伸入海,如门束住水口,就像一半开掩的门,故又名崖门。

编辑本段二王南逃

崖山海战直接关系到南宋的存亡,因此也是宋元之间的决战。战争的最后元军以少胜多,宋军全军覆灭。南宋灭国时,陆秀夫背着少帝赵昺投海自尽,许多忠臣追随其后,十万军民跳海殉国。

元军在襄樊之战大破宋军以后,直逼南宋首都临安,德祐二年宋朝朝廷求和不成,于是5岁的小皇帝宋恭帝投降。宋度宗的杨淑妃在国舅杨亮节的护卫下,带着自己的儿子即宋朝二王(益王赵昰、广王赵昺)出逃,在金华与大臣陆秀夫、张世杰、陈宜中、文天祥等会合。接着进封赵昰为天下兵马都元帅,赵昺为副元帅。元军统帅伯颜继续对二王穷追不舍,于是二王只好逃到福州。不久,刚满7岁的赵昰登基做皇帝,改元景炎,尊生母、宋度宗的杨淑妃为杨太后,加封弟弟赵昺为卫王,张世杰为大将,陆秀夫为签书枢密院事,陈宜中为丞相,文天祥为少保、信国公并组织抗元工作。

此次战役之后,赵宋皇朝的陨落,同时也意味着南宋残余势力的彻底灭亡,蒙元最终统一整个中国。中国第一次整体被北方游牧民族所征服。南宋的灭亡标志着中国古典时代的终结,部分人认为这场海战标志着古典意义华夏文明的衰败与陨落,有“崖山之后无中华”这一说法。

编辑本段追歼二王

永利皇宫463官网,崖山海战使得一脉相承数千年的中华文明由此产生断层,其影响深远延续至今。之后明清的文明形态跟之前大不相同。宋朝的灭亡让中国从农业帝国向商业社会转型的一次尝试化为泡影。正是因为宋朝尝试放弃集权农业帝国的形态,所以才会在军事上持续弱势。在冷兵器时代的东亚季风区,集权农业帝国或许是文明延续的最优选择。

赵昰做皇帝以后,元朝加紧灭宋步伐。景炎二年,福州沦陷,赵昰的南宋流亡小朝廷浮海直奔泉州。在期间,赵昰的龙舟被元军围困,只是因为当天大雾弥漫而侥幸逃出。到了泉州,张世杰要求借船,却遭到泉州市舶使、阿拉伯裔商人蒲寿庚拒绝。于是张蒲不和,导致蒲寿庚投降元朝。张世杰抢夺船只出海,南宋流亡小朝廷只好去广东。赵昰准备逃到雷州,不料在海上遇到台风,龙舟倾覆,赵昰差淹死并因此得病。左丞相陈宜中建议带赵昰到占城,并自己前往占城,但后来赵昰与其弟弟赵昺数次召其回来都不返;1281年元征占城,他又逃到暹罗,最后死在那里。景炎三年,由于多年的娇生惯养和自身体质虚弱,赵昰终于病死于广东的硇洲岛上,享年10岁,葬于永福陵,庙号端宗。他死后,由弟弟7岁的卫王赵昺在碣州登基,年号祥兴。赵昺登基以后,左丞相陆秀夫和太傅张世杰护卫着赵昺逃到厓山,在当地成立据点,准备继续抗元。

名称
崖山海战

至元十五年丞相文天祥被张弘范部将王惟义在五坡岭生擒,文天祥作《过零丁洋》诗。

地点
崖山(今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南)

编辑本段崖山战事

时间
1279年3月19日

祥兴二年,元将张弘范大举进攻以赵昺为首的南宋小朝廷。后来在不久以前攻占广州的西夏后裔李恒也带领援军也加入战事。相传起初宋军兵力约有20万,战船千多艘;元军只有2万人,战船五十余艘,北方人不习海战,多晕眩不支。这时宋军中有建议认为应该先占领海湾出口,保护向西方的撤退路线。张世杰为防止士兵逃亡,否决建议,并下令尽焚陆地上的宫殿、房屋、据点;又将下令千多艘宋军船只以连环船的办法用大绳索一字形连贯在海湾内,并且安排赵昺的龙舟放在军队中间,坐镇指挥。元军以小船载茅草和膏脂,乘风纵火冲向宋船。但宋船皆涂泥,并在每条船上横放一根长木,以抵御元军的火攻。元朝水师火攻不成,以水师封锁海湾,又以陆军断绝宋军汲水、砍柴的道路。宋军吃干粮十余日,口干舌燥,许多士兵以海水解渴,脸部浮肿,大量呕泄。张世杰率苏刘义、方兴日大战元军,张弘范擒张世杰甥韩某,以其向张世杰三次招降不果。

参战方
宋朝,元朝

二月六日癸未,张弘范预备猛攻,元军中有建议先用火炮,弘范认为火炮打乱宋军的一字阵型,令其容易撤退。明日,张弘范将其军分成四份,宋军的东、南、北三面皆驻一军;弘范自领一军与宋军相去里余,并以奏乐为以总攻讯号。首先北军乘潮进攻宋军北边失败,李恒等顺潮而退。元军假装奏乐,宋军听后以为元军正在宴会,稍微松懈了。正午时段,张弘范的水师于是正面进攻,接著用布遮蔽预先建成并埋下伏兵的船楼,以鸣金为进攻讯号。各伏兵负盾俯伏,在矢雨下驶近宋船。两边船舰接近,元军鸣金撤布交战,一时间连破七艘宋船。宋师大败,元军一路打到宋军中央。这时张世杰早见大势已去,抽调精兵,并已经预先和苏刘义带领余部十余只船舰斩断大索突围而去。赵昺的龙舟在军队中间,既豪华又庞大,四十四岁的陆秀夫见无法突围,先将自己的老婆儿子赶下海,接着便对赵昺申明大义,赵昺被吓得哭作一团。接着陆秀夫便背着8岁的赵昺跳海而死。不少后宫和大臣亦相继跳海自杀。这一天是公历3月19日。《宋史》记载七日后,十余万具尸体浮海。张世杰希望奉杨太后的名义再找宋朝赵氏后人为主,再图后举;但杨太后在听闻儿子的死讯在后亦赴海自杀,张世杰将其葬在海边。不久张世杰在大风雨下溺死于平章山下(约今广东省阳江市西南的海陵岛对开海面)。

结果
蒙元获胜,南宋灭亡。

参战方兵力
宋朝官、兵、民约20余万人,战船1000余艘;元军约20000人,其中蒙古军1000人,战船400艘。

伤亡情况
海上浮尸十余万,元军不详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