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扭曲与孔子有何关系,或许是这样的

原标题:尧舜相残被说成禅让,历史的扭曲与孔子有何关系?

图片 1

据《竹书记年》记载:“尧之末年,德衰,为舜所囚”,“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舜篡尧位,立丹朱城,俄又夺之”。

图片 2

尧舜禹之间的帝位真的是禅让的吗?查阅诸多典籍再结合千古不变的人性推理,本人认为禅让一说只是儒家美好的向往而已,是站不住脚的。

从历史记载中不难看出,舜发动了政变,囚禁了帝尧和太子丹朱,夺取了帝位。舜一上台就进行政治肃反,迅速铲除忠于帝尧的政治势力。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不言

诸如《尚书》,《孟子》,《竹书纪年》等书中所载的一些文献,相互之间是有诸多矛盾的。《尚书》说“舜让于德,弗嗣。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辑五瑞。既月乃日,觐四岳群牧,班瑞于群后。”《韩非子·说疑》上说:“舜逼尧,禹逼舜,汤伐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
《战国策·燕策》则日:“禹传益,而以启任为吏。及老,而以启为不足任天下,传之益也。启与支党攻益而夺天下。”《山海经•海内北经》称大禹治水时,曾经建造多座四方台型金字塔建筑物,“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仑东北。”《山海经•海内南经》称:“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竹书纪年》里说:“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不与父相见”,等等。

《韩非子·说疑》也云:“舜逼尧,禹逼舜。”李白在《远别离》中也这样写道:“皇穹窃恐不照余之忠诚,雷凭凭兮欲吼怒。尧舜当之亦禅禹。君失臣兮龙为鱼,权归臣兮鼠变虎。或云尧幽囚,舜野死。九疑连绵皆相似,重瞳孤坟竟何是。”

尧与舜,在古代被视为旷世贤君,尧禅位于舜更是千古佳话。按照《尚书·尧典》中的记载:尧在自己老迈之后,萌生了退隐之心。关于接班人的问题,他与群臣之间有这样的对话:

本人认为只作为一些参考就可以了,在此不作为真实的证据,因为写作这些书籍的年代和尧舜禹实际生存的年代也是相隔了千年以上,这么久远,你的记述怎能全是真实的呢?所以在这里本人主要还是从千古不变的人性角度去分析。

可以看出,尧之前是家天下的政治制度,而禹之后亦是家天下的世袭制度,禅让制存在于其间显然是不大可能的。

放齐推荐道:“您的儿子丹朱是个开明的人,可以胜任。”

无论正方还是反方,两方都是认同在尧之前的帝位都是父传子的,(尧,号陶唐氏,是帝喾的儿子、黄帝的五世孙,)通俗讲就是家天下。而尧和舜之间原本又是什么关系呢,据史书记载,尧在位七十年后,年纪老了。他的儿子丹朱很粗野,好闹事。有人推荐丹朱继位,尧不同意。后来尧又召开部落联盟议事会议,讨论继承人的人选问题。大家都推举虞舜,说他是个德才兼备、很能干的人物。尧很高兴,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舜,并考验了二十八年才将帝位禅让给舜。假设这是真实的,那也是岳父发帝位传给了女婿,这又是真正的禅让吗?再从人性的角度来说,尧的儿子丹朱会同意吗?他们之间不会有战争吗?思之寒也!

尧有一子,名丹朱,舜有一子,名商均。《孟子·万章上》载:尧崩,三年之丧毕,舜让丹朱于南河之南。诸侯不讴歌丹朱而讴歌舜。舜曰天也夫,而后之中国践天子位焉。《史记·夏本纪》也记载:帝舜崩,三年丧毕,禹辞辟舜之子商均于阳城,天下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于是遂登天子位,南面朝天下。

帝尧回答说:“丹朱喜欢说大话,又爱与人争执,不合适。”

                 七古  禅让

这两段文字记载正说明了舜和禹在形式上都遵从旧的世袭习惯,奉丹朱和商均为帝。实际上,权力的交接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动用了武力。

讙兜推荐道:“共工有号召力,是个有能力的人。”(这个共工不是触不周山的共工,也许是他的后人,也许仅仅是重名。)

                       轩辕

《书·舜狱》所载,对于这些不服者,舜用武力镇压,“流共工于幽州,放欢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称鲧为“四罪”之一,尤其让人不服。鲧之死因,表面上看来是治水未成贻害天下,实际上是与舜争权而势力较弱。鲧的儿子禹对父亲的惨死自然记恨在心。当大禹奉诏治水时,洪水已经成了国家的心腹之患,治水也自然成为国家压倒一切的任务。整个国家都被动员起来,所有的衙门、所有的资源和所有的人都要为治水让路。在此过程中,国家的权力中心无形中就与治水指挥部重合起来。更主要的是在治水过程中无形中控制了整个国家机器,掌管了整个国家的人、财、物,大禹的光芒盖过了帝舜。在伯益等部将的拥戴之下,禹受舜禅让也就顺理成章了。也照抄帝舜当年的旧作:“禹辞辟舜之子商均于阳城,天下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于是遂即天子位。”

帝尧回答说:“共工巧言令色,阳奉阴违,表面谦和,背地里都是坏主意。”

             尧舜圣贤帝禅让,

公元220年正月,曹操病死,其子曹丕继位为魏王,并逼早已徒具虚名的汉献帝“禅让”。同年十月,汉献帝宣布退位,将皇位“禅让”给曹丕。曹丕故作推辞,在“三让”之后才答允接受。十月二十九日,曹丕登坛受禅,改国号为魏,改元黄初。汉魏故事及禅让的意义,可以说它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有真实记载、也是最为典型的一次“禅让”了。

诸部的首领也都谦逊的说自已德行浅薄,难以担此重任。这时有人提出了,在民间有一德行高尚之人,名叫虞舜。

              儒学谋国心向往。

正如鲁迅所说,“禅让”即巧取豪夺。

图片 3

              岂知人性皆有隙,

读:《魔鬼逻辑学》

接下来的故事,已经被大家说烂了。舜德行高尚,尧经过多方考察后将帝位传与了虞舜。从此就有了一段任贤不任亲的禅让佳话。

              世事参透背苍凉。

在古代,史书不是写给平民百姓看的,是写给君主看的。能够拿给普通百姓看的书,是出于统治需要而曲改的历史。

史学界中有一本非常有价值的书——《竹书纪年》。它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它是一本写给帝王看的书。当时的史官是世代承袭的职位,这个职位要求以局外人身份,单纯记录下所发生的事实,不加任何的个人评判。当时很多史官即便身死,也要如实记录所发生的一切。

《竹书纪年》作为战国时期魏国的史书。在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时候,把六国的史书都给烧了。但五百年后的一次盗墓事件,竟使这本史书神奇的重见天日。

据《晋书》记载,公元281年,魏襄王(亦或是魏安釐王)的墓被盗掘,里面发现了数十车的竹简,其中就包括这本珍贵的魏国史书。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