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瑙河上的步兵大战骑兵,5000汉军精锐骑兵秘密参战

原标题:冰封王座:多瑙河上的步兵大战骑兵

卡雷会战

春节期间,由成龙主演的贺岁档电影《天将雄师》上映。据说,影片源于成龙看到的一些资料,称甘肃省永昌县骊靬古城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有了这部古罗马人失落在中国的电影。实际上,经过几十年来学者们多学科交叉研究,“罗马军团被安置在河西走廊”这一假说已经被证伪。

永利皇宫 1

1.史书

罗马军团·卡莱之战·骊靬
说起来,骊靬古城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的说法倒是一个舶来品。早在1957年,美国汉学家德效骞(Homer
Dubs,1892~1962)发表了《古代中国一座罗马人的城市》,把汉军击败匈奴的郅支城战役中出现的一些奇怪的军人与古罗马军团残部联系到一起。声称,公元前
53年卡莱战役中被帕提亚人俘虏的罗马军人后来流落到匈奴郅支单于那里。公元前
36
年,在与汉西域都护军对垒中,战败后自愿跟随汉西域都护甘延寿和副都护陈汤回到汉朝,并帮助画出了郅支城战役图呈送汉元帝,汉朝在河西走廊以当时汉对罗马的称谓骊靬设县安置了这批罗马军人。此说一出,得到了许多人士的赞同,包括李约瑟这样的著名学者。
这真是个神奇的故事,把东西方的两段传奇连接在了一起。公元前54年,罗马共和国“前三头”之一的克拉苏率领7个军团包括8000骑兵的总共约5万大军渡过幼发拉底河,直扑帕提亚首都(中国史籍称为安息)。这是称雄地中海世界的罗马人首次与东方的骑射手较量。帕提亚人诱敌深入,将狂妄的克拉苏引入一望无垠的荒原,最后,在卡莱(今土耳其东南部),帕提亚的轻骑兵包围了罗马人,一直和罗马人的阵线保持三十至五十米的距离。他们飞快地放箭,根本就不瞄准,而且努力将箭镞以最大的力量射出。罗马军队陷入绝望,他们希望能和敌人近身格斗,但对方的轻骑兵却根本不给任何格斗的机会。一旦受到丝毫的攻击,原本或许正在冲锋的安息骑兵便会立即退却,取而代之的是自马上回身射来的利箭。而已失去保护的罗马步兵根本无法抵挡安息人的箭雨。缺水少粮的罗马人只得强行突围。最终克拉苏被擒杀,他带来的七个罗马军团几乎全军覆没。
大约20年之后,又一个传奇故事在东方发生了。北匈奴的郅支单于向西域扩张,攻打乌孙,迫使康居求和,并在当地筑城。汉西域副都护陈汤矫诏胁迫上司甘延寿发兵四万两路夹攻,南路翻越葱岭(帕米尔高原),穿过大宛;北路则穿过乌孙,在郅支城(在今哈萨克斯坦塔拉兹,唐译怛逻斯)下合围。经过激战,郅支城陷落,汉军斩杀郅支单于,传首长安。陈汤在他给朝廷的报告中,陈述所以发兵的理由,留下千古豪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北匈奴汗国灭亡。
的确,作为游牧民族的匈奴人以骑兵为主,逐水草而居。筑郅支城已属罕见,更奇特的是,史籍留下了一句“步兵百余人夹门鱼鳞陈”。就是这句话,令许多人猜测,帮助单于守城的是罗马士兵,所以才能摆出“鱼鳞阵”(罗马军队在防守时,军团通常排成纵深而稠密的队形,盾牌连着盾牌),而匈奴人原来既不会筑城更不会守城。而这些罗马士兵的来源,就是当年克拉苏进攻帕提亚被击败后侥幸逃出生天的余部。这个论证过程仿佛顺理成章。
不曾消失的罗马军团
但真的有罗马人来到西域么?七个军团在卡莱大部被歼被俘,这是罗马军事史上少有的惨败,也是罗马共和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罗马人对此事始终耿耿于怀,留下了丰富的文字记录。
距离卡莱之战不过几十年的公元1世纪初,罗马史家瓦列里乌斯·帕特库鲁斯在《罗马史》中详细地描述了这次远征与幸存者的下落:“⋯⋯克拉苏军团的余部被(财务官)盖约·卡西乌斯挽救———他不仅以他对罗马人民的忠诚保全了叙利亚行省,而且在越过边界返回罗马时成功地击溃了帕提亚人”。公元2世纪初的罗马史家弗洛鲁斯的《罗马史纲要》也有较为详细的记载:“⋯⋯在克拉苏的目视中,他的儿子小克拉苏(也就是《天将雄师》中那位罗马王子的原型)被围,尔后被杀。这支军队的残部分散突围,穿越了叙利亚、亚美尼亚与西里西亚回到罗马,带回这一灾难性的消息”。公元2世纪末3世纪初的罗马历史学家狄奥·卡西乌斯在其《罗马史》中也有详细的记载:“⋯⋯在黑夜开始突围,一些人死了,其余的人在卡西乌斯·朗吉努斯的带领下撤到了叙利亚。后来,帕提亚人入侵叙利亚,被卡西乌斯击败。”
这些史料的说法很一致,在帕提亚人的包围圈中生还的罗马军队残部下落非常清楚,在卡西乌斯的率领下撤回了罗马帝国的叙利亚行省。只要稍微看一下地图就可以知道,位于安息西部边陲的卡莱与叙利亚近在咫尺,罗马军队自然会选择通过地形熟悉、作为罗马行省的叙利亚回到祖国;相反如果从卡莱向东突围,几乎相当于穿越整个安息国土,而当时的罗马人对那里一无所知,突围后向东逃遁无疑是自投罗网。卡西乌斯率突围而出的罗马士兵逃生时所能选择的道路,稍有常识的人都应该是很清楚的,只能向西,不可能向东。这些生还者中的个别人,后来还为安东尼东征安息时做过向导,以避免再次发生克拉苏的悲剧。
既然罗马人没有来到西域,那为匈奴这个草原民族筑城与列阵的又是什么人?按《汉书》记载,郅支城“土城外有重木城”,而用木筑城恰恰不是罗马人的风格,罗马帝国的建立者屋大维有句名言:“我把砖土的罗马变成了大理石的罗马”。表明罗马人早期用砖土、后期用大理石作为建材,存留至今的古罗马遗址,比如大竞技场,建材基本上都是以水泥和石料为主的。而郅支单于既迁至康居已多年,不再游牧,自然就要驱使当地人筑城。使用木材恰恰是西域先民的习惯做法,位于罗布泊以西的楼兰古城,就留下了大量木制建筑的遗迹。
至于“步兵百余人夹门鱼鳞陈”,早在1994年,著名学者葛剑雄便指出,“陈”虽然通“阵”,但此处的“陈”作动词用,并不能解释为“鱼鳞阵”的专名。其实,通观整句的意思不过言守门士卒像鱼鳞那样紧密排列,并非什么“鱼鳞阵”。最后,按照《汉书》的记载,郅支城战役的俘虏和降者全都被陈汤交给参与作战的西域盟国,根本不曾带回关内,因此,汉朝完全不必在河西建县安置子虚乌有的古罗马降人。
张冠李戴的骊靬
《汉书·地理志》中的确记载了河西走廊的张掖郡下有“骊靬”县。该县存在了数百年,直至隋朝初期被撤并,该县治所的位置历来并无异说,就在今甘肃永昌县西南。甘肃省汉简研究所所长张德芳曾在《光明日报》发表《汉简确证:汉代骊靬城与罗马战俘无关》,公布了20世纪后期在肩水金关和悬泉置出土的15
枚与骊靬有关的汉简,诸简中除出现“骊靬长”外,还有“骊靬尉”、“骊靬尉史”、“骊靬佐”等吏员,以及县下所辖“宜道里”、“当利里”、“常利里”、“万岁里”、“武都里”等。肩水金关发现的汉简中有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记年和骊靬地名。足见早在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以前,骊靬县就已设立。汉朝早先在西北地区实行的牧苑制度也随之推广到河西乃至骊靬,政治经济已发展到相当规模。骊靬县设立的时间既早于公元前36年陈汤伐郅支,也早于公元前53年的卡莱战役,跟罗马人自然就毫无关系了。
既然罗马人不曾来到甘肃,“骊靬”这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地名又是怎么回事呢?其实,作为地处边远,又是在公元前二世纪刚刚开拓的河西走廊,存有在汉语中望之不知其义的地名并不奇怪。譬如同样在汉武帝时期纳入汉帝国南部边疆的交趾(今越南北部),亦有“苟屚、麊泠、曲昜、北帶、稽徐、西于”这样的非汉语地名。
根据《汉书·匈奴列传》记载,汉昭帝元凤三年(公元前78年),“单于使犁靬王窥边,言酒泉、张掖兵益弱,出兵试击,冀可复得其地。时汉先得降者,闻其计,天子诏边警备。⋯⋯张掖太守、属国都尉发兵击,大破之,得脱者数百人。属国千长义渠王骑士射杀犁靬王,赐黄金二百斤,马二百匹,因封为犁靬王⋯⋯自是后,匈奴不敢入张掖。”可见,“犁靬”原本是匈奴的一个王号,犁靬王入侵的地点是张掖郡的日勒、屋兰、番和一带,即甘肃张掖至永昌之间。番和的故址即今永昌,离骊靬故址很近,但《汉书》中却没有提到骊靬,很可能战前此县还未设置,在战役获胜击杀匈奴的犁靬王后为了安置匈奴俘虏才设立的骊(即黎,在古代史书中,黎与骊、犁等相通)
靬县。这个解释要比虚无缥缈的“罗马说”靠谱的多。

永利皇宫,从古至今,骑骑兵与步兵之间的对抗都是冷兵器时代最受注的精彩篇章。想象一下,有着诸如电影《指环王》般气势的铁甲骑士大军,从山坡上一往无前地向布置于低地的敌方步兵冲锋的场面。绝对是让人惊心动魄而又热血沸腾!

Plutarch. Fall of the Roman Republic. Translated by Rex Warner. London:

【转自】2015-03-13 郭晔旻 国家人文历史
本文节选自《国家人文历史》2015年3月下,微信:gjrwls 作者:郭晔旻
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早在古典时代,就有许多类似过程的战斗曾在历史上发生。虽然并非每次都像电影画面那么震撼,却足以改变历史的走向,留下不朽的篇章。公元2世纪中期爆发的马科曼尼战争,就是其中的经典。

Penguin Books Ltd, 1972.

北方的骑兵强国

Dio. Dio’s Roman History. Translated by Earnest Cary. London:William

永利皇宫 2

Heinemann LTD, 1969.

一支萨尔马提亚部落集团就生活在欧洲中部

2.专书

一般人都认为,罗马军团遇到过的强大骑兵对手,唯有西亚和两河流域的帕提亚帝国而已。但实际上,那些看似威风凛凛的精锐铁甲骑兵,远不止阿萨西斯王朝一家独有。

大卫.肖特(David Shotter)。《罗马共和的衰亡》。许绶南译,台北:麦田出版

在当时,分布于匈牙利平原至南俄草原的萨尔马提亚各部落联盟,也分别组建了类似上述装备、规模不等的骑兵精英部队。其中分布最西并游牧于蒂萨河流域的一支伊阿基格斯人,同样就拥有一支强大的甲骑具装。在马科曼尼战争中,正是他们与罗马步兵的狭路相逢,才碰撞出一场骑步兵间非同寻常的战役。

股份有限公司,1999年2月1日。

永利皇宫 3

富勒将军(J.F.C. Fuller, 1878 – 1966)。《西洋世界军事史 卷一(上)》。钮先

在冬季冻结的多瑙河

锺译,台北:麦田出版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7月15日。

这场战斗之所以如此与众不同,是因为它的战场发生在冬季结冰的多瑙河面上。众所周知,冰块的摩擦系数远低于普通地面。所以生物体在冰面上行动时,远不如地上那样举止自如。倘若将其当作战场,则士兵的一些基本技战术动作都会因此变形。不仅导致战斗力的下降,也进而增大战役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因此,许多世界历史上著名的强大军队都对冰面交锋近而远之。即使强如罗马人,也十分忌惮。

塔西佗(Tacitus, 56 – 117)。《编年史 自圣奥古斯都之死》。王以铸、崔妙因

作为尚未装备马镫的萨尔马提亚骑士,似乎应该对冰面较量更加避之唯恐不及。因为骑兵在战斗时的动作复杂性更甚步兵一筹。但与人们想象的不同,伊阿基格斯人在漫长的迁徙过程中,逐渐适应了多瑙河中游地区冬季酷寒的气候环境,并发展出一套能够驾驭冰面战斗的马术本领。他们甚至耗费精力,挑选能够在冰河上行动更自如的战马。只为将它们专门训练为能够在冰面上飞奔的坐骑。

译,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1998年6月。

永利皇宫 4

盐野七生。《罗马人的故事Ⅳ 凯撒时代(卢比孔之前)》。李曼榕、李璧年译,台

萨尔马蒂亚人的各类骑兵

北:三民书局,民国八十七年七月。

毫无疑问,凭借上述卓越的手段,伊阿基格斯人及其近亲罗克萨拉尼人,几乎成为统治冰封期多瑙河的王者。只要河对岸的罗马边境出现防御不力的迹象,嗅觉灵敏的游牧骑兵就如履平地般蜂拥穿过结冰的河面,抢劫富裕的罗马行省。罗马历史学者塔西佗就曾记载,在公元69年爆发当地四帝之乱中,就有9000名罗克萨拉尼骑兵乘罗马人内战之机,从冰封的多瑙河下游入侵麦西亚行省。只是他们恰好撞上了奉命从叙利亚调往罗马的第三“高利卡”军团,最终悉数被歼。

现在有一个有趣的说法,以1000重骑,6000轻骑横扫克拉苏7个军团的可能是一支汉军秘密部队。

永利皇宫 5

先分析一下当时的世界格局,罗马控制西方,完全占据地中海,国势正盛。而西汉王朝是汉宣帝执政,前60年西域都护设立,前54年呼韩截单于向西汉中央政府投诚。可以说在前53年附近这几年,西汉国内没有任何军事压力,解忧公主虽然年事已高,但在乌孙可以说已经近乎事实上的国王。西域都护正处于实力顶峰。
而当时的帕蒂亚(安息),在地理上也极有可能和当时的西域都护属国大宛相邻。安息在中国史书还是出现比较多的,史记。大宛列传里安息出现了21次。

今天斯洛伐克境内的一座罗马堡垒遗址 靠近多瑙河

前119年,汉军在漠北大战中击败匈奴主力,几年后,张骞的副使出使安息。”初,汉使至安息,安息王令将二万骑迎於东界。东界去王都数千里。行比至,过数十城,人民相属甚多。汉使还,而后发使随汉使来观汉广大,以大鸟卵及黎轩善眩人“
(史记) 。
安息对汉朝使臣的迎接规格可谓极高,2万骑兵到东边边界亲自迎接。而且其后安息的使臣也跟着汉使回汉,还带了不少稀罕东西回来。

不仅如此,或许是与帕提亚人亲缘关系较近的原因,伊阿基格斯骑兵同样擅长追击、回撤、设伏等游牧经典战术。他们从不与对手正面对抗,而是经常将敌人引诱到有利地形后才聚而歼之。这种战略正是罗马人最忌惮的。

而汉朝使臣对西边这几个大国的评语是啥?还是史记大宛列传“子既闻大宛及大夏、安息之属皆大国,多奇物,土著,颇与中国同业,而兵弱,贵汉财物;其北有大月氏、康居之属,兵强,可以赂遗设利朝也。”
显然,在汉使眼里,安息国大兵弱,战力尚且不如大月氏,康居。

而且,由于起源游牧民族的关系,伊阿基格斯人对外交往显得极其自私自利。在罗马人看来,他们表里不一、时叛时附。比如在图拉真入侵达西亚时,能作为盟友出工出力。但在战争结束后立即为争夺战利品而翻脸相向。因此,对罗马人而言,这些游牧蛮族是远比日耳曼人狡诈而头疼的存在。

而前103-101年,贰师将军李广利2征大宛。汉使把大宛,大夏,安息并列为大国,他们互相间自然不会完全不了解,在古代,相互间兵戎相见也是常事。而汉军攻大宛,杀大宛王,这件事绝不可能对中亚这些国家没有震动的。安息对西汉军的实力肯定有认识。而在中国史料里,安息对中国关系一直比较好。

永利皇宫 6

而前53年克拉苏发动罗马大军东征的时候,安息王这个时候如果向西汉求援,也是正常的。而宣帝和西域都护郑吉很有可能会秘密决议借兵。但要保密,这样既不破坏丝绸之路的贸易,又不会让罗马势力(大秦)过于做大,导致将来影响到西域都护辖制下的属国(当时的西域都护应该是最盛的时候,鼎盛时期下辖55国,西界很可能和安息交界了)。

伊阿基格斯人在达契亚战争中协助过罗马人

已当时西汉国力,包括西域都护当时自己的兵力,进行这样一次秘密干预没什么问题。兵力不用多,汉军可能只出几千甚至就几个将领。征调当时的西域属国,比如乌孙的精锐骑兵就可以。不打旗号,伪装成安息军入安息境内参战。这支精锐部队战力自然强悍,从后来匈奴西迁后的上帝之鞭的表现看,罗马军面对战力强于匈奴的汉军或者敢和匈奴对战的乌孙军,肯定会吃大亏。所以才有卡莱战役里让罗马士兵恐惧的帕提亚回马射(Parthian
Shot)。

冰河陷阱

安息军那射不尽的远射程弓箭(罗马士兵举着盾牌,但脚确被弓箭钉在地上),骑兵优秀的靠近,骑射。如果罗马军出击,立刻撤退。这没有优良骑术,多年的骑战经验,强大的后勤保障和军事技术(无数弓箭和远射程良弓),根本玩不了的。
而强大的罗马军最后面对这支规模不大的骑射部队(2万左右)最后彻底崩溃。克拉苏和他儿子都丧命。

永利皇宫 7伊阿基格斯人的多次袭击
逼着罗马人展开惩戒

如果安息一直有这么优秀的骑兵,战术和国力(无数弓箭,记得勇敢的心里长脚国王那句,箭很贵吗?),那安息也不会让汉使下个兵弱的评语。卡莱战役,安息军的战力过于出色了,以至于后来罗马皇帝屋大维都不敢全力报复,要靠外交手段才能把卡莱战役士兵骸骨交换回来。所以我怀疑卡莱战役里,很可能有汉军的秘密干涉。一支不需要多大规模的精锐汉军或者1,2万精锐乌孙骑兵,展示出在和匈奴作战中练就出来的优秀骑射本领后,罗马军的士气就彻底崩溃了。而支援几百万支箭对西方也许负担不起,但对当时李陵5千步卒就带50万支箭的西汉,根本不是什么困难。
而其后安息对中国的朝贡一直不断,到晋朝其快覆灭前还派王子到洛阳,就比较好解释了。

公元167年的马科曼尼战争爆发之初,伊阿基格斯人就曾协助反叛的马科曼尼人和夸狄人,系统地劫掠在达西亚的罗马殖民地,仅虏获人口就高达十万。因此,当罗马人战胜了为祸最烈的马科曼尼人和夸狄人以后,这支萨尔马提亚部族就成了他们接下来要着重报复的目标。

现在的史书资料已经告诉我们,西汉和当时安息的关系还是可以的。安息向汉借兵的说法,后边有人也给出资料,罗马帝国前期安息向汉借兵,汉朝皇帝口头答应,但没行动。这是西方说法,说明当时罗马方面对安息和汉的关系有那么一点点了解了。

公元174年初,罗马皇帝马库斯•奥勒留斯将行辕由卡努恩图姆移往西尔米乌姆。那里靠近匈牙利平原上的伊阿基格斯人游牧区,是很好的对游牧蛮族作战的后勤基地。哲学家皇帝此举显然有对后者宣战的意图。

汉朝在不知道罗马虚实的情况下,采取秘密方式也是一种选择。这样在失败后仍然有回旋余地。实际上看卡莱的记录,金边丝绸赤军旗是在最后冲锋才展开,这时候如果是西汉干涉军,他们已经确定打赢没有问题了。

永利皇宫 8

只是罗马方面没人认得这些旗帜,尽管记录了龙的形象,但并不知道这支一切都让苏来拿出面的军队的底细。而安息,西汉都认为继续保密符合各自利益。罗马统治者即使听到了些什么,也会选择不说。保密是符合3方的共同利益的,西汉的丝绸贸易利益,安息可以得到骑墙小国的支持,而罗马如果知道了些什么,公开对罗马会有什么好处?但会有坏处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我们以今天的地缘政治学来看,美国在越南的失败真的是输给了北越吗?可是如果你看官方文件正式说法,中苏越美都会这么说。我们能从我们身边的人那知道,当年有人曾经穿上越南军服,到了越南对付美国人,但官方不会承认,你更不可能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这样去过越南。

哲学家皇帝 马库斯.奥勒良

弗罗鲁斯(Lucius Annaeus
Florus),约公元74年生于阿非利加,约150年卒,罗马帝国时期史学家、演说家、诗人。他著有《罗马史纲要》,许多学者认为其摘自李维。

然而伊阿基格斯人绝不肯坐以待毙,他们自负战力强大,竟然主动向帝国军团发起了挑战。几乎与皇帝转移行辕同时,一支精锐的蛮族骑兵穿越冰封的多瑙河面,侵入潘诺尼亚行省。这种行为立即招致了罗马军团的反击,双方很快就进入激烈的直接对抗阶段。

XLVI. The Parthian War

和以往的惯例一样,伊阿基格斯骑兵在发现敌人追踪而至的时,迅速撤到冰封的多瑙河面上,企图诱导罗马军队,进入这片对他们而言再熟悉不过的战场。

Both gods and men were defied by the avarice of the consul Crassus, in
coveting the gold of Parthia, and its punishment was the slaughter of
eleven legions and the loss of his own life.

永利皇宫 9

11个军团遭到屠杀,不知道残存的2个军团不知道是不是被作者包含在这11个军团中,如果是,那就是13个军团。即使不是,11个军团6.6万人,加上仆从军,和阿庇安的克拉苏军10万人暗合。而普鲁塔克7个军团,4.8万人目前只是孤证。

萨尔马提亚骑兵且战且退 将罗马人逐步吸引到预设战场

名将科尔布罗(Domitius Corbulo,
AD7-67)进军亚美尼亚,赶跑了帕提亚人。尼禄将一个长期在罗马当人质的帕提亚王子扶上亚美尼亚王位,科尔布罗调任叙利亚总督,庸碌无能的帕伊图斯被委派指挥亚美尼亚驻军。沃洛吉西斯一世抓住机会,亲率部队击败帕伊图斯,两个罗马军团丧失了战斗力(第四和十二)。有人用这段史料来证明帕提亚军的强大,不错嘛,击垮了2个军团哦。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