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美英军的噩梦,重回军营

原标题:马上评|“司号员”重回军营,吹响强军冲锋号

原标题:33年后,“司号员”重回军营

原标题:解放军冲锋号威力有多大?吓得韩军掉头就跑 成为美英军的噩梦

  喜欢战争影片的人,可能都有着这样深刻的记忆:在关键时候,激昂的冲锋号响起,观影者热血沸腾:大部队来了,胜利来了!那带着红穗的军号,是部队号令的象征,具有无比崇高和神圣的地位。

撰文 | 庄立人 韩兵

最近让不少网友觉得新奇的新闻,莫过于解放军恢复已经取消了三十多年的军号制度了。国防部网站在9月11日发布消息称,根据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部署,拟从10月1日起全面恢复播放作息号,下达日常作息指令。从明年8月1日起,全军施行新的司号制度。

在战争年代,人民解放军的冲锋号声,是令无数敌人闻之胆寒的胜利之声!

如果你是军迷,喜欢《亮剑》《集结号》这样的军旅剧,一定会被军队冲锋时军号的声音所震撼,喇叭声绕梁,多少年不忘。

图片 1

1950年底,在抗美援朝的釜谷里之战中,我志愿军一个连在抗击“联合国军”的疯狂进攻时,战斗打得异常惨烈,连干部全部牺牲,全连打得只剩下7个人。眼看阵地失守,主动担当指挥的司号员郑起拿起军号,奋力吹响了冲锋号。“嘀嘀嗒、嗒嗒嘀……”嘹亮的军号声把敌军吓蒙了,虽然距离郑起只有十几米远,他们却没有敢开枪,而是如潮水般溃退了,其中还有几辆无坚不摧、火力强大的重型坦克。这与其说是军号的传奇,还不如说是人民军队战斗意志的传奇。

9月11日,军号声再次在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的脑海里响起,因为来自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的消息显示,我军将恢复和完善司号制度。

在解放军建军九十多年的历史中,军号一直是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从南昌城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开始,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就出现了军号制度。随着部队的逐步发展,军号制度也越来越完善。

这一情景在“联军”总司令李奇微的《朝鲜战争回忆录》中有着明确记录:“这是一种铜制的乐器,能发出一种特别刺耳的声音。在战场上,只要它一响起,共产党军队就如着了魔法一般,全部不要命地扑向联军,每当这时,联军总被打得如潮水般溃退。”美军官兵也普遍反映:“听到中国军号嘶鸣,我们个个胆战心惊。”

style=”font-size: 16px;”>从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了解到,我军司号制度恢复和完善工作正有序展开,拟从10月1日起全面恢复播放作息号,下达日常作息指令。明年8月1日起,全军施行新的司号制度。

在很多国产军事战争题材的电视剧当中,经常会出现军号的声音。尤其是在部队冲锋的时候,冲锋号的旋律就会吹响。每当这个镜头出现的时候,很多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会觉得浑身热血沸腾。

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人民军队的军号声,具有如此功效,恰恰反映了军号作为这支光荣军队无形号令的不可抗拒的威严。在进入新时代的今天,人民军队聚力备战打仗,顺应这种强军备战的形势,阔别33年的司号制度重回军营,为全军吹响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强军号令!

戳开视频,先感受一下。

而在抗美援朝期间,志愿军的军号也是吓得无数美军和英军胆战心惊。在当时一些美军将志愿军的军号成为“恐怖的魔笛”,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李奇微在其撰写的回忆录中也这样说道:“这是一种铜制的乐器,能发出一种特别刺耳的声音。在战场上它仿佛就是非洲的女巫,只要它一响起,中国的军队就像着了魔法一般全部不要命的扑向联合国军。每当这时,联合国军总被打得如潮水般溃退。”

在信息化水平越来越高的今天,这种看起来原始而又“古老”的军号重回军营,引起了人们的普通关注甚至好奇。

司号兵33年前曾被裁

图片 2

我军早在初创时期就创立了司号制度,在战争年代,军号为协调部队行动、号令军队的各项活动,保障战争胜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随着战争形态的演进、通讯技术的进步和我军现代化建设的不断推进,军号的指挥通讯功能逐步弱化,应用使用范围逐步缩小。在军营,虽然还保留着少量的电子号声,司号员基本上淡出了部队。

新的军队司号制度分为作息类、行动类、仪式类三类21种号谱。其中,作息号种包括起床号、出操号、收操号、开饭号、上课号、下课号、午睡号、午起号、晚点名号、熄灯号、休息号等11个标准号谱。

(联合国军司令李奇微)

军号的通讯功能虽然弱化,这是客观事实,但军号声所饱含的内在意义,却不容忽视。军号是强军文化的重要符号和重要工具,更是新形势下传承红色基因的独特载体。在信息化条件下,对作战指挥来说,也具有辅助手段。更重要的是,作为军事文化和军队优良传统的重要体现,它对军人闻令而动的习惯和军人作风的养成,具有无可替代的功能。

可以想见,军营里将再次响起嘹亮的军号。

一些参加过战争的美军也回忆道:“听到中国军队的军号,我们各个胆战心惊”;“听到这号声,我感觉到这分明是中国式的葬礼”;“志愿军发起冲锋时那撕心裂肺的军号声和尖利刺耳的哨子声,一直伴随着我们走到军事生涯的重点、甚至走到生命的终点。”……

军号也是军人情感的天然纽带。多少老军人,即使退出军营,但每每听到军号声,都情不自禁甚至本能地作出反应,正是军号军味最直接的彰显。军营时时响起代表各种信息的号角声,对强化备战打仗的氛围,也将起到不容忽视的作用。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忍不住想聊聊司号制度的前生今世。

图片 3

军号具有一种仪式感,但军号重回军营,绝不是一种仪式,而是一种导向,向全军,也向全社会发出强烈的信号:军队聚焦主责主业、时时备仗打仗,绝不搞任何花架子,一切以实战为指向,一切以战斗力生成为最高目标,全军官兵聚精会神谋打赢,坚决听从习主席和党中央的号令,在强军兴军大业上,人人将奋勇争先,以舍我其谁的气势勠力前行。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时,国民革命军在连以上都编有司号兵,号谱主要分为差事、脚步两大类;红军创建后,因依旧沿用旧军队号谱,致使敌我双方常常发生误会,1931年11月,中革军委总参谋部制定颁布《中国工农红军军用号谱》,发出《关于司号问题的通令》,人民军队首次拥有了自己的号谱和司号制度规范。

(被志愿军俘虏的联合国军)

军队只能有两种状态:战争和准备战争。实战化可以模拟,但盯紧实战的心态,却不能靠模拟来培塑。一支随时能够召之即来、来之来战、战之能胜的军队,一定是时时准备、刻刻锤炼的实战精兵。

而号谱则细分为战斗类、勤务类、名目类、仪式类四类共300余种。

事实确实也如此。在1951年1月志愿军进行的追击作战中,39军116师347团7连的司号员郑起在釜谷里战斗中,面对全连仅剩7人的危机情况,他机智的吹响了冲锋号。而听到号声的英军此时就被吓破胆了,一路连滚带爬的退下了阵地。后来郑起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而那把吓退英军的军号也一直珍藏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中。

司号制度重回军营,吹响强军号令,对全军官兵来说,是一种激励,更是一种备战动员!(作者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

图片 4

图片 5

作者:澎湃特约评论员 王传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国工农红军军用号谱》

(军博中陈列的军号)

责任编辑:

新中国成立后,司号制度也相应得到完善。1962年,原通信兵部重新编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号谱》,保持原号谱类别不变,将号种精简为109种。

而在志愿军收复汉城的战役之中,韩国军队听到志愿军的号声也是撒腿就跑,根本没有一丁点抵抗的心思在里面。当时的美军指挥官对韩国人是这样评价的“他们对于朝鲜人还能一战,但是一听到中国军队的号声他们立刻就逃跑。”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