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夏之居,管涔山与燕京之戎

原标题:“太行”之名,缘于“有夏之居”

北山经

原标题:山西记忆:管涔山与燕京之戎

www.463.com 1

1.单狐之山……漨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水……根据求如山的位置描述,推断漨水应为今日之涑水,从源头流出向西(西南)流入黄河。单狐之山也是在今中条山上。

www.463.com,山西记忆:管涔山与燕京之戎

文 / 宋旭

2.北250里,求如之山……滑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诸毗之水……有解释说“滑水”为沃水,也即浍水,现今也叫浍河,应该是汾河的一条支流。据图,浍水的源头在中条山上,而后向西(西南)流。

宋旭

太行山是中国最著名的山脉之一。位于山西省与华北平原之间,纵跨北京、河北、山西、河南4省、市,山脉北起北京市西山,向南延伸至河南与山西交界地区的王屋山,西接山西高原,东临华北平原。它既是中国地理的第三级阶梯和第二级阶梯的分界线,也是中国半湿润与半干旱区的分界线,同时还是华北平原和黄土高原的分界线。

由其中的距离250里,结合图中大致跨越的纬度,推算大致距离为:1/3×110㎞,可以大致推测当时的1里≈150m。

www.463.com 2

关于“太行山”,早期文献可见于《山海经》、《左传》、《列子》、《史记》、《河图·括地象》、《博物志》等。其中尤以《山海经》(成书于战国时期,其资料形成可推溯至禹夏时代)为最。汉代《河图·括地象》说“太行,天下之脊。”东晋《博物志》曰“太行山,北不知山所限极!”宋《感山赋》叹“上正枢星,下开冀方……巍乎甚尊,其名太行!”明《潜确类书》言太行山“为畿辅之重镇。”清《一统志》赞其是“中原巨镇、中州望镇。”……可以说,“太行”一词,已经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地理坐标”,成为华夏民族的一个文化符号。

www.463.com 3

(管涔山)

至于“太行山”的身世及“太行”一名的由来,历代学者则很少涉及。有学者提出,追溯“太行山”由来,焦点有二:一是“正名”,太行山称谓繁多,常见的大约有“太行山、大形山、五行山、女娲山、母山、皇母山、王母山、秦垌”等几种,这些称谓得名原因和历史沿革状况是什么?二是“正音”,“太行”二字读音如何,是读“hang”,还是读“xing”?并借此将“太行山”之“太行”与中国传统文化中之“五行”挂钩。

3.又北三百里,曰带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碧。……彭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芘湖之水……

管涔山,古为晋山之祖。位于山西省忻州市的原平、静乐、宁武、岢岚、五寨、神池等市县。其主峰芦芽山海拔2736米,雄奇秀丽,是山西境内主要河流——汾河的发源地。也是华北落叶松的原生地。其南承吕梁余脉,东接阴山余脉洪涛山,西抵黄河东岸,绵延千里,为拱卫华北的天然屏障。

其实,此二者均不是追溯“太行山”身世之关键。所谓“大形山、五行山、女娲山、母山、皇母山、王母山、秦垌”,实为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文化背景下对“太行山”的“另称”。譬如“龙首山”,又名“大顶山”;“恒山”,曾名“常山”。这些名号,均为后起,与山体最早冠名的原由是无涉的。至于“hang”与“xing”,均不是“行”之上古确音。

4.又北四百里,曰谯明之山。谯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

管涔山是古华夏民族最先命名的群山之一。《山海经·北山经》:“北次二经之首山,在河之东,其首枕汾,其名曰管涔(cén)之山。其上无木而多草,其下多玉。汾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该处的“汾水出焉”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汾水发源于这里”,应该是“汾水流经这里(又向西汇入黄河)”。结合下文:“又北二百五十里,曰少阳之山……又北五十里,曰县雍之山”——“县雍之山”即“悬瓮山”。“雍”上古读“qo:ng”,“瓮”上古读“qlo:ngs”,“县雍”即“悬瓮”,均为音译之记音。若将“q”(国际音标)置换为“kh”,即“gwe:n-kho:ng”(悬/县古音相同,读“gwe:n”)。“gwe:n”可视为“鬼方”之“鬼”,“危方/隗方”之“危/隗”(后世称“魏”),“kho:ng”可视为“于阗”之“于”,“和田”之“和”。学界普遍认为,今天的山西与陕北,是狄族的故乡。“悬瓮”不是“悬在半空的大瓮”,而是两个部族的联合体,“悬瓮山”是他们的聚居地。而“管涔”的上古读音“ko:n-grium”正是“悬瓮”的反读,说明了这些远古部族在晋地的分布之广。同时可知,在《山海经》资料形成的年代,“管涔之山”尚在“悬瓮山”以南,而现在所言的管涔山,是历史上,这些远古部族曾经向北迁徙的结果。

笔者以为,考察“太行山”身世,应该明确的,是以下三个问题。

由下图推测,带山和谯明山皆有可能是在霍山,在汾河以东。芘湖,应该是古时气候湿润才有的湖泊,谯水,是汾河的支流。

www.463.com 4

其一,最初的“太行山”到底在哪里?

www.463.com 5

(悬瓮山)

其二,“太行”之“行”,上古读音究竟是什么?

5.又北350里,曰涿光之山。嚻(xiao)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

管涔山,又名“燕京山”。《淮南子·地形训》:“汾水出燕京”。高诱注:“燕京,山名也,在太原汾阳,水所出。”《十三州志》曰:“汾出武州之燕京山。”《水经注》:“汾水出太原汾县北管涔山。”郦氏自注:“燕京山亦管涔之异名也。”《淮南子》是西汉皇族淮南王刘安及其门客编写的一部著作。说明在汉代以前(亦可能是春秋战国时期),“管涔”这一山名就北移至太原以北了。“燕京”,古读“qe:n-krang”,实为“ko:n-grium”之音变。郦道元所言“燕京山亦管涔之异名也”,也可以认为“燕京”为“管涔”之异写。

其三,最早的“太行山”与其周围族群的关系。

6.又北380里,曰虢山……伊水出焉,西流注于河。

“燕京山”一名,缘于古代部族“燕京戎”。关于“燕京戎”,史书称其为“燕”(有别于战国七雄燕国之“燕”——笔者注)。是商末周初,活跃于山西的一个游牧部族。《竹书纪年》:“太丁二年,周人伐燕京之戎,周师大败。”《国语·郑语》:“当成周者,南有荆、蛮、申、吕、应、邓、陈、蔡、随、唐;北有卫、燕、狄、鲜虞、潞、洛、泉、徐、蒲。”此“燕”即“燕京戎”。

最初的“太行”

7.又北400里,至于虢山之尾……鱼水出焉,西流注于河。

“燕京之戎”很可能是商代之前的“空同”北迁,与活跃于山西的“隗方”(或其一部)结合形成的一个联盟体。《商书·四方献令》“正北空同、大夏、莎车、姑他、旦略、豹胡、代翟、匈奴、楼烦、月氏、孅犁、其龙、东胡,请令以橐驼、白玉、野马、騊駼、駃騠、良弓为献。”商汤之都位于今天的“商丘”。上述邦国均为商汤征服之部族,为商势力范围之内,所以要定期向商王室贡献其特产。同时可知“商王朝”之国体,尚为“部落联盟体制”,略似于今天的“邦联制”。《四方献令》中的“空同”,可直译为“kho-tun”,“tun”即汉语之“屯(村落,聚居地)”。“空同”可能是由上古“昆夷/昆吾”建立的城邦。夏朝灭亡后,其族人相率北迁。“tun”元音“u”低化为“a”,即“khotan”,即后世之“和田”、“于阗”。

现代意义上的“太行山”,起于北京市西山,向南延伸至河南与山西交界地区的王屋山,西接山西高原,东临华北平原。但从历史文献来看,这种提法是西周以后逐渐形成的。西周以前的“太行山”,应该就是《山海经》所记:“北次三经之首,曰太行之山。其首曰归山”。

个人推测,涿光山,虢山,虢山之尾,当在梁山。

www.463.com 6

关于《山海经》的成书,一直以来,是一个谜团,其中牵涉到春秋时期的一桩公案。据《左传·昭公二十六年》记载,周景王二十年(公元前520年),景王因宠爱王子朝,想立他为太子。但尚未来得及册立,周景王便于同年四月十八日在荣锜氏那里去世。周景王死后,周悼王继位。王子朝攻击并杀害了周悼王,自立为王。五年后,晋国攻打王子朝而拥立周敬王。王子朝遂携周室典籍(应当还有包括大量的周王室青铜礼器)投奔楚国。另据《吕氏春秋·先识》记载:“夏太史终古见桀迷惑,载其图法奔商”、“商内史向挚见纣迷惑,载其图法奔周。”说明当时周王室图书馆收藏有夏、商时期的典册,其中就可能包括《山海经》所涉的原始资料。

8.又北200里,曰丹熏之山……熏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堂水。

(崆峒山)

根据笔者多年的研究,《山海经》所记的“太行山”,应该就是今天中条山东段(运城市盐湖区与平陆县之间的山地以东)的起始部分。在《三家注史记·封禅书》中:“自华以西,名山七……薄山。薄山者,衰山也。《集解》:徐广曰:“蒲阪县有襄山,或字误也。”《索隐》:薄山者,襄山也。应劭云“在潼关北十馀里”。穆天子传云“自河首襄山”。郦元水经云“薄山统目与襄山不殊,在今芮城北,与中条山相连”。

9.又北280里,曰石者之山……泚水出焉,西流注于河。

今天河南省临汝县西南六十里有“空桐山”,而在甘肃省平凉市城西12公里处,亦有崆峒山。因“崆峒”一名太过响亮,其后有黄帝的身影,所以产生了河南与甘肃两地相争(崆峒)的局面。甘肃学者称“天下崆峒有五,以有玄鹤出没者为真。甘肃省的崆峒山,常有玄鹤栖息出没,故当名副其实。”实际上,“空同”、“
空桐”、“崆峒”均为“khotun/khotan”之记音,其最早者应在河南。“天下崆峒有五”的背后,就是一部“kho”部族万里迁徙的历史。

而在郦道元的《水经注·河水》中:“(永乐涧水)水北出于薄山,南流迳河北县故城西,故魏国也。”郦氏所言之原文是“太史公《封禅书》称华山以西,名山七,薄山其一焉。薄山,即襄山也。徐广曰:蒲坂县有襄山。《山海经》曰:蒲山之首,曰甘棘之山,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东则渠猪之山,渠猪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河。”——其中的“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渠猪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河”,说明“甘棘之山”与“渠猪之山”只能在黄河大拐角的东北部——即今天山西省永济至芮城一带,才能“西流注于河”、“南流注于河”。

www.463.com 7

前述“燕京”为“悬瓮”之反读,作为今天的我们,只简单地理解为两个音节次序的颠倒。但其背后隐藏的,却是“联盟体”内部两个部族的权力之争。在长达千余年的迁徙过程中,“kho”与“gwe:n”两个部族不可避免地产生争斗与分化。其中的一部在汉代建立了“Khotan”古国。“Khotan”汉译“于阗”,又作于填、于置、于殿、于窴等。印度人称之为“屈丹”。“屈丹”之“丹”,即汉语“屯(tun)”之音变,与“填”、“置”、“窴”、“田”、“城”同义,都是“城”、“城邦”的意思。如果从语言学角度考虑,“kho”之首音“kh”,可转为“g”,元音低化,即“gra”。若此,“kho”亦为“夏”遗民。而“燕京”、“悬瓮”、“管涔”则是其族名汉语音译的不同写法。是故,“管涔之山”即“燕京之戎”所居之山。

值得一提的是,郦氏原文并无“中条”一语。说明在郦道元的年代里,并无“中条山”一名。

……

www.463.com 8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